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Bumbler 的絕地大反攻



哇~自比曾國藩


黃創夏說:余光中從來沒有從來沒有晚節不保的問題 ...

(意思是他根本沒有『節』可保)


余光中白色恐怖時期作為 

在台灣鄉土文學論戰中,余光中反臺灣鄉土文學,在《聯合報》上發表〈狼來了〉一文:一口咬定台灣的鄉土文學就是中國大陸的「工農兵文學」,還說其中若干觀點和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竟似有暗合之處」(余光中 1977)。余光中的這篇〈狼來了〉發表以後,「一時之間被喻為『血滴子』的大帽子在文壇弄得風聲鶴唳,瀰漫著肅殺的血腥氣息」(陳明成 2002,40)。余光中曾將陳映真文章中引用馬列主義的段落摘取出來,匯整寄給王昇,密告陳映真思想傾共。但因鄭學稼、徐復觀、胡秋原等人力保,反對以鄉土文學將人入罪,陳映真並未因此入獄。也因為鄉土文學論戰中,他將鄉土文學打為共黨文學的行徑,使得台灣人對他物議紛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