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0.29G的震撼 - 下一次可能就是核災來了

核二廠GE BWR-6反應爐,取材自奇異公司BWR-6手冊



核 二廠1號機在3月16日停機時,將反應爐解聯,吸收中子的控制棒插入燃料中,中子活動降低,反應爐進入停機狀態,接下來就要注入泠水降溫。因為在反應爐的 上方,有將近一半的空間是蒸氣產生與除去蒸氣中水滴的裝置,所以是空的,在停機大修時,反應爐上方的壓力槽頂蓋是要打開的,連通到燃料池,所以要灌入大量 的水。因為反應爐的溫度在攝氏300-400度,需要降溫,反應爐下方有一個冷卻水注入管,工作人員要注入冷水,因為溫度和壓力成正比,反應爐內的壓力極 高,冷水要用更大的壓力才能注入。

當核二廠運轉人員注入高壓的冷卻水時,忽然感覺到異常強烈的震動,過去在進行注水程序時,只有0.04G的震動,一般感覺不太到,但這次大修前的冷水注入,產生的震動竟高達0.29G。

一 般人可能不知道G是什麼意思,G就是重力加速度,單位是「公尺/秒平方」,也就是每秒平平秒動的距離,物體每秒移動4公分,和29公分,差異是非常大的, 前者可能沒有感覺,後者就非常明顯。但這不是地震,而是發自反應爐內的震動,無法和幾級地震規模相比,但和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測震儀數據比較,當時福島核電 廠的感應到水平與垂直重力的是超過0.5G。

硬生生拉斷錨定螺栓

0.29G 雖然只有震一下,而震動的方向很明顯是垂直的,因為來自爐體內部,也是夠嗆的,不論如何,絕對不是件尋常的事。所以核二廠比較有警覺的人等到爐心溫度降下 來,就去巡視反應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從斷裂的螺栓截面看來,這0.29G震的拉力,將已經銹蝕的螺栓硬生生拉斷。

因為位置在爐心下方,溫度與輻射都很高,要等一段時間人員才可能接近,3月23日,工人穿著全身防護衣,進入反應爐底座查看,發現在基座的內部的「錨定螺栓」有一根的頭部已經鬆動,用手就可以把螺帽帶螺栓拿起來。

 

反應爐底座和圍阻體基座周2圈各60根的錨定螺栓固定住,理論上錨定螺栓是不會壞的,就像房子的基柱鋼筋斷了,就完蛋了。

這對核二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去年10月核二廠2號機大修,無意間也發現了一根外側的1根螺栓斷裂,因為經過超音波檢查,確認只有1根,原來有120根,判斷是「單一個案」,也就繼續運轉,再看看有什麼情況。

這次1號機出現這問題,再加上0.29G的震動,使得核電廠人員更加小心,安排人員進入高輻射區檢查,目視就找到1根,所以再進行超音波檢測。

金剛不壞成了摧枯拉朽

因為金屬無法看穿,超音波機打聲納打入螺栓,看回波圖形情況,可以判斷材料是否斷裂,結果又發現6根斷裂或相當程度的破損,而且都在內圈,分布在圓周相對的位置。

錨定螺栓等於是反應爐的基礎樑柱,在當初設計時,錨定螺栓就比反應爐其他部分設計得更牢靠,才能支撐住反應爐所有的重量與壓力,所以在設計時就加強許多,底座有2圈各60根的錨定螺栓,也就是每6度有1根粗10公分,65長公分鍛造堅固無比的鋼柱栓住反應爐的底座和地基。

圓周2圈60根螺栓,就像手表每一分秒有2根螺栓,密密麻麻的兩層,把反應爐固定住,照理說,即使反應爐報銷了,螺栓也不會壞,所以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比喻為「菩薩的蓮花座」,有金剛不壞之身。

比福島、車諾比、三哩島更大的意外

可是不明的原因造成螺栓在內部斷了6根,在全世界核能歷史上,除了2號機去年斷了1根,還是絕無僅有的事,因為60年前設計核電廠的人,根本沒想過這些螺栓有可能斷的,如果斷了,就代表反應爐應該已經報銷了。

「坦白說,這比福島、車諾比、三哩島事故讓人更意外。」一位曾經參與核電廠設計的退休核工專家表示,這種情況從來沒有人想過,當然也沒有人有因應的方法。

後 果會是如何?最壞的情況根本難以想像,有人認為以核二廠爐心功率之大,超過1000百萬瓦,錨定螺栓都斷了,如果碰到地震,反應爐可能就會倒在水泥的圍阻 體上,反應爐和圍阻體之間無數的管線、閥門、控制器都可能失效,即使有再多的備用水、備用電,也無法控制反應爐內強烈的核反應。

最糟的情況是反應爐「跳起來」,撞破圍阻體,在圍阻體外熔毀。不要說不可能,因為「不可能壞的」錨定螺栓不但斷了,用肉眼看都是爛掉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錨定螺栓斷成這樣,比福島、車諾比、三哩島各令人意外。

將是全世界最大的核災

但是還有更糟糕的,就是核二廠運轉30年來,沒有清除的高輻射強度的核燃料,就存放在反應爐旁邊,如果燃料池受損,後果更不堪想像。

當福島第一核電廠停止的4號機因3號機的氫爆,炸開了燃料池的屋頂,全世界核子專家都害怕如果池中700根核燃料沒有水了,會把隔板、燃料匣都熔掉,會比反應爐的爐心熔毀更可怕。幸而是虚驚一場,但也讓很多專家在當時寢食難安。

福島才700根,就嚇死一堆專家,核二廠累積了30年都沒清,每一個機組有近4千根燃料棒,相當5萬多顆的原子彈的輻射物質在裡面,如果一起死灰復燃,不只台灣,整個地球都遭殃。

安全不是用說的,必須用最嚴謹的態度來維護,今天台灣核電廠根本背叛了核電「深度防禦」的安全文化,什麼都可以丟掉,核廢料的問題一拖數十年,就連蘭嶼的核廢料原本不是問題的,都被搞成國際事件,核電廠什麼事都往最壞的地方發展,台電還有什麼禍闖不出來?

再 加上有馬英九這個領導人,根本沒有前瞻性,也是怠惰因循成性的人,連一個簡單的美國牛肉問題都搞到這局面,面對核電這麼複雜危險的事情,我有絕對的信心, 馬英九沒能力了解,更不用說解決了,而且放眼馬英九身邊的幕僚或整個內閣,都是庸懦怕事之輩,沒有一個肩膀能夠挑起這問題。

只能說台灣運氣太好,一路下來,無數次的驚心動魄的準核災事件,都在關鍵時刻奇蹟似的渡過,雖然有些輻射外洩,但還沒有真的核災,這可能也讓台電和原能會的人員30多年來不斷的自我感覺越來越良好。

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核災降臨嗎?

台灣社會中也缺乏系統性思考的人,廢核不是一句話就完的事,一定要整體的配套方案與系統方法來進行,而且要進行千年、萬年。今天台灣完全沒有這樣的人,也沒有集體合作的智慧,只能眼睜睜看核災發生,當然台灣人更沒有能力克服核災的救災、災後重建的能力。

在 一個成熟的國家,面對核二廠錨定螺栓斷裂問題,一定要重新來檢視所有的核電設計風險分析(Probablistic Risk Analysis,簡稱PRA),聚集大量的專業人員來解決問題。這裡的「解決問題」,並不是台電現在所講的修復計畫,而是如何安全讓核二廠停下來,因為 原來被認為是金剛不壞的基礎都壞了,還有其他許多事件可能已經發生,或將要發生,必須釐清。

大家要知道,核電廠不是說停就 停的,即使今天宣布停機,不再發電,反應爐還要運轉十多年,等爐心的輻射物質逐漸冷卻,這十多年照常要有爐心的熱移除,只是不再發電,所有人員編制和運轉 時一樣的。這種情況下,若發生地震,或其他異常事故,也還是有核災的可能,而且核災規模是和核電廠內儲存的放射性物質成正比。

台電建核四的失敗,並不是只有核四的問題,其實是所有核電廠都有問題,這和台電長期老大文化,在政黨輪替中藍綠通吃,予取予求,敗壞了所有管理、行政的倫理,現在有52%的主管將在5年內退休,拍拍屁股走人,其實這不只是台電的問題,也是台灣長期以來累積的問題。

或許這是一個契機,台灣人應該學會做自己的主人,不應該一邊罵政府、罵政客,一邊呆在那裡什麼也不想,什麼也做不了,像馬英九一樣,我們要學習,要武裝自己,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問題,尋找出路,這是我們的先人在困境中成長的過程,也是生命尋求自己出路的唯一方法。

希望大家能夠認清核二廠和其他的核電危機,從自己做起,放下成見,一起合作,擺脫核災。


原文網址

1 則留言:

  1. 我算是支持核能發電的人,但台灣沒有一個組織可以妥善處理核能發電。
    政府貪汙,民間企業眼中只有賺錢。
    台灣有太多人根本沒有想把本分內的事情做到最好,只是為了錢用沒有熱情的心去敷衍了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