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隨業??


SA.81

一時,佛住毘耶離獼猴池側重閣講堂。
爾時,有離車名摩訶男,日日遊行,往詣佛所。時,彼離車作是念:「若我早詣世尊所者,世尊及我知識比丘皆悉禪思,我今當詣七菴羅樹阿耆毘外道所。」即往詣彼富蘭那迦葉住處。

時,富蘭那迦葉——外道眾主,與五百外道前後圍遶,高聲嬉戲,論說俗事。時,富蘭那迦葉遙見離車摩訶男來,告其眷屬,令寂靜住:「汝等默然!是離車摩訶男是沙門瞿曇弟子,此是沙門瞿曇白衣弟子,毘耶離中最為上首,常樂靜寂,讚歎寂靜,彼所之詣寂靜之眾,是故汝等應當寂靜。」

時,摩訶男詣彼眾富蘭那所,與富蘭那共相問訊,相慰勞已,却坐一面。時,摩訶男語富蘭那言:「我聞富蘭那為諸弟子說法:『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世有此論,汝為審有此,為是外人相毀之言?世人所撰,為是法、為非法,頗有世人共論、難問、嫌責以不?」

富蘭那迦葉言:「實有此論,非世妄傳。我立此論,是如法論,我說此法,皆是順法,無有世人來共難問而呵責者。所以者何?摩訶男!我如是見、如是說:『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

時,摩訶男聞富蘭那所說,心不喜樂,呵罵已,從坐起去,向世尊所,頭面禮足,却坐一面,以向與富蘭那所論事,向佛廣說。


富蘭那是六師外道的一類,主張是無因論,這類主張大概也不必修行,隨業流轉的一類,經中佛陀對他的評價是愚癡,不辨,不足記,佛對此種主張的回應方式如下: 


告離車摩訶男:「彼富蘭那為出意語,不足記也。如是富蘭那愚癡,不辨、不善、非因而作是說:『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所以者何?有因、有緣眾生有垢,有因、有緣眾生清淨。


摩訶男!何因、何緣眾生有垢,何因、何緣眾生清淨?

摩訶男!若色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

摩訶男!以色非一向是苦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色染著;染著故繫,繫故有惱。

摩訶男!若受、想、行、識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

摩訶男!以識非一向是苦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識染著;染著故繫,繫故生惱。


摩訶男!是名有因、有緣眾生有垢。

摩訶男!何因、何緣眾生清淨?

摩訶男!若色一向是樂,非苦、非隨苦、非憂苦長養、離苦者,眾生不應因色而生厭離。

訶男!以色非一向樂,是苦、隨苦、憂苦長養、不離苦,是故眾生厭離於色;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

摩訶男!若受、想、行、識一向是,非苦、非隨苦、非憂苦長養、離苦者,生不應因識而生厭離。

摩訶男!以受、想、行、識非一向樂,是苦、隨苦、憂苦長養、不離苦,是故眾生厭離於識;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

摩訶男!是名有因、有緣眾生清淨。」


時,摩訶男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而退。


1.在這裡佛陀由五陰的苦、樂異熟來說明其因,由於五陰並非一直都是樂,也不是一直都是苦,因此而有厭離與染著,終至清淨與染污。

人們在感受到苦樂時,有時樂觀悲觀傾向,有無因果觀念也導致不同結果。例如有的人因困苦而知道要捨棄貪念多行布施,有的是作奸犯科燒殺擄掠,這是有無因果觀念差異。有的人在困境中自暴自棄,有的是加倍努力企圖反轉困境,則是樂觀悲觀傾向不同。

重點是做出什麼樣的抉擇。

有些佛教徒講 :隨業。 我真的不懂是什麼意思? 是改信富蘭納了? 還是愚癡,不辨?


2.那其他經典不是說是五蘊無常,是苦,非我? 
為什麼這裡卻是說五蘊非一向樂,又說五蘊非一向苦?

企圖出離輪迴的人 與 因為現生苦異熟多而多行布施建立福業的人,層次上本來就不同。同樣的這些說法也是,都是在不同層次上去談用字雖一樣內涵不一樣,對於在家信眾 與 落髮捨家卑下活命而企圖超越生死的比丘,佛陀也給予不同的教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