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身表

最近在國際動物救援組織看到一段影片,那是有關樹懶被人們當作寵物收養,跟主題身表相關。




影片中Peter Egan 表示樹懶將雙手舉起看似討抱抱的動作表示他們極度恐懼,而搔癢的動作實際上是虐待樹懶。

人們常常以自身文明中的概念投射到其他生物種身上,甚至人類在不同的文明下同一個 (肢體動作或肢體語言) 身表,例如手指比二(V),在有些國家表示勝利,在某些國家表示髒話或挑釁。

又如斯里蘭卡人搖頭表示同意。

又例如刑警辦案,他們會觀察嫌犯的肢體語言(身表),例如審問時躲避對方的眼光,有的情況是有所愧疚,的確是如此,但有些童年受虐的人也會出現類似的肢體語言,可見依靠肢體語言去判斷並沒有絕對性的特質可以供正確辨識。

另外在某位專事放生的法師的部落格看到牛向法師下跪的照片,你還認為那是牛對該法師感激嗎?
(我認為是那隻牛被買賣 N 次抓了又放,又被禁錮,營養缺乏所以軟腳了,也有利回收 )

在阿毗達摩身表歸類不完全色,是paññatti :( 概念、表現形式、施設)
,不作為毗婆舍那所緣,因為身表不能提供可供辨識的相(外觀)、味(作用)、現起(現狀)、足處(近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