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文獻學方法

有師兄提到文獻學方法,若不依靠文獻學恐大家各說各話。
但文獻學也充滿限制,例如有學者說 : 現有的文獻無法讓我們回到原始佛教。一棒打昏原教主義者。

文獻學方法也導出一些很奇怪的論點

無我的特質有不可以控制,而那命定論者才是不可控制,佛教是緣起論,現有文獻有丟失故事背景的問題。

我只是拿著咖啡杯,但你看到的卻以為是我喝了那杯咖啡。
佛陀只是在教導弟子如何反駁外道,你卻把那段當作真理。
佛陀只是利用對手的理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理,你卻當成是佛陀講的。

當然用科學方法研究又知道他的侷限是優秀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