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看我的魔法讓你忘記



古有草船借箭,今有草包檔箭

還有更厲害的



八仙塵暴跟藝文特區炒地皮汙水廠弊案都忘記了

吧 


網友們真是太搞笑了 XDD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如果你看不懂朱立倫的競選看板,網友提供了幾個建議


這位網友基本上還是疑問的態度,並沒有很透徹,其實我也是看沒有XD


這位網友就很透徹了,完全解析了大家的疑問,繼句點在前面的問題,這位網友顯然看到了前後遺失的兩個字母。

  這麼忙就是 Money Money Mone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xmCCsMoD0

歌詞改一下

如果我取一位富婆,我就能選總統,還能分黨產  Money Money Money  

呵呵~




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佛教業論的比較

圖片引自明法比丘Abhidhammattha-sangaha_Table
這只是為了說明佛教因果業報的安立,不是要貶抑耆那教,每個人有信仰的自由,耆那教的教義也有他對世人的價值。
引用自耆那教宣傳網站
引用

耆那教在宗教倫理觀上﹐提出了漏入和繫縛的理論﹐他們認為一切有生命的物類其本性是清淨﹑圓滿的。
但是非生命體的物質卻常常形成一種障礙﹐掩蓋著靈魂原有的光輝﹐使靈魂受著束縛。這種障礙稱為業。
他們認為業是一種特殊的﹑細微不可見的物質﹐這種物質流入靈魂並附著於靈魂即為漏入。

業有八類﹕

    
智業遮蓋靈魂的智慧﹔
    
見業遮蓋正確的直覺﹔
    
受業遮蓋靈魂的幸福﹐滋生苦樂﹔
    
痴業遮蓋正信﹐產生情慾﹔
    
壽業決定生命的長短﹔
    
名業決定身體的特質﹔種業決定種姓﹑國籍﹔遮業決定性力。
    
這八種業是前生所定的(宿作因)﹐它們繫縛在靈魂上﹐要想解脫就得制御。 

他們認為制御的方法是持五戒﹐修三寶﹐實行苦行。

五戒是不殺生﹑不欺狂﹑不偷盜﹑不姦淫﹑不蓄私財。
三寶為正智(正確習解)﹑正信(正確信仰)﹑正行(正確實行)

耆那教徒還實行各種苦行﹐他們認為只有苦行才能排除舊業﹐使新業不生﹐達到寂靜﹐使靈魂呈現出原有的光輝﹐從而脫離輪迴之苦﹐獲得解脫。 


佛教的觀點上否定 "身異命異" 這種見解。
"
身異命異" "身是一個,(靈魂)是另一個" 這樣的概念

1.
從解脫來:
佛教提出的看法是,如果當初這(本性是清淨﹑圓滿的) 的靈魂會受到()染污而流轉生死。那這消去諸業回到的本來清境也不是解脫 ,為什麼?
因為當初這(本性是清淨﹑圓滿的) 的靈魂會受到()染污而流轉生死。

2.
從業的教義來:
耆那教認為業是一種特殊的﹑細微不可見的物質﹐這種物質流入靈魂並附著於靈魂即為漏入。
這種業論就是超越一個眾生身心範圍的內容(業物質),強調身心強烈苦行,抵銷這業

而佛教的業則是緣起法中的行支(思、思已,發動身口意的行為)而這業也在此(單一眾生)身心中傳遞。

3
根門安立: 要先說六入的安立,佛陀安立六入,從五門心路的發生接著進入意門心路
而有眼、耳、鼻、舌、身,五門心路所對應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唯一一對應,
不可能從其他門而生這對應的五識 。

也就是 眼->眼識、耳->耳識 ..... 這種對應關係不會是 ->眼識 ,如 二法 的經文所說。
且意門心路又有 (意對法) 這樣的獨立意門心路,而完全不涉及前五門。

譬如我們吃東西感到酸甜苦辣,這是舌門到舌識,而感到口腔中咀嚼食物時那樣的支撐為身門身識作用。

也就是說佛陀不是隨便安立這些名相與法的,而從門及心路一一確立。

引用自耆那教宣傳網站
引用
認為宇宙萬物由靈魂()和非靈魂(非命)組成﹐靈魂包括能動和不動的兩大類﹐能動的則根據感覺器官的多少分為六種﹕一個器官()的﹐如植物﹔二個器官(皮﹑舌)的﹐如蟲﹔三個器官(皮﹑舌﹑鼻)的﹐如蟻﹔四個器官(皮﹑舌﹑鼻﹑眼)的﹐如蜂﹔五個器官(皮﹑舌﹑鼻﹑眼﹑耳)的﹐如獸﹔五個以上器官(皮﹑舌﹑鼻﹑眼﹑耳﹑心)的﹐如人。不動的靈魂存在於地﹑水﹑風﹑火四大元素之中。

耆那教從(感官數量),比較接近醫學或現代科學的觀點。耆那教也是提出原子說的教派。

4.
從是否有靈魂來說:
佛教認為並沒有什麼從前一剎那來到下一剎那如經中說:()生時無有來處、(眼識)滅時無有去處
否定身心有任一形式的我、靈魂等等,然而根據緣起的定則,有業的相續。

常義反駁: 認為有一個不變的靈魂,因為他不變,不受因緣制約的,身跟靈魂無關,你怎麼苦行也沒意義,因為畢竟關。
主宰義反駁: 認為有一個靈魂他可以操控此身心,理論上不會有眾生輪迴,也不會有種種苦才是。

中阿含大品優婆離經比較耆那教宣傳網站的定義

就可以看到兩個宗教對於業的定義不同
引用
長苦行尼揵答曰:「瞿曇!我尊師尼揵親子不為我等施設於,令不行惡業,不作惡業。但為我等施設於,令不行惡業,不作惡業。」
世尊又復問曰:「苦行尼揵親子施設幾罰,令不行惡業,不作惡業?」

也就是說佛教的業,是緣起法行支,業力的傳遞是緣起法行支到受支,一種緣的定法、定則,透過身心的觀察可以自行驗證的

耆那教的業是一種不可見的業物質,一種超乎想像的超常力量

業的處理

佛教認為一但因緣俱足,依照緣起的定則果報必定會發生,只要在輪迴中,不會有什麼抵銷的概念。
唯一個以改變的現下的造作,重點在思(意圖)決定善、惡,付諸行動決定未來的福報及非福報

耆那教則認為業可以被苦行所抵銷。 受苦可以(消我的業)

從攝阿毗達摩的註解中一句話總結 :


任何界的造業之心(善心或不善心)都傾向於令造業者投生到與其相符的生存地;如果成功導致投生,它們必定會令造業者只投生到該地,而不會是其他地。

這句話實際上非常可怕,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如阿含經中舍利弗與阿難的對話 ("本行所作、本所思願")

例如說:
建立善業可能於未來生得聰明,心的障礙少
建立福業可能於未來生得富有,寬裕的家庭
慾望的追求,又生到追逐欲求的生命

考慮等流作用則是 -> 五有兩端最長壽。
一般常聽到法師 (通俗教化時) 說:  落入畜生、餓鬼、地獄,一旦業報盡又成為人 (實是耆那教理論翻版)


並不是這三惡道中不造作,那樣的心,那樣的等流,那樣的習慣,沒有很大的反省,通常是可喜所緣起貪、不可喜所緣起嗔,那又於該道建立何種業 ? 結果是如何
五有兩端最長壽。








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中部78經

中部78經/沙門木地葛經(遊行者品)(莊春江譯)

(這經對應的是北傳中阿含179經,關鍵角色是世尊、木匠五支,外道巫額哈碼那。)

(法的角色則是 : 二類尋、善不善心所、欲界心、色界心)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與五百位遊行者之多的大遊行者眾一起住在茉莉園的單一會堂,鎮頭迦樹[旁]的教義論究所。
  那時,木匠五支為了見世尊,中午從舍衛城出發。

  那時,木匠五支這麼想:
  「這不是見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在靜坐禪修;也不是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們的適當時機,值得尊敬的比丘們在靜坐禪修,讓我到茉莉園的單一會堂,鎮頭迦樹[旁]的教義論究所去見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

(這段凸顯了巫額哈碼那的虛偽,對應後面的佛陀所說的,雖是出家的沙門做是表面功夫的,談的還是一般的俗世事)

  當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與大遊行者眾坐在一起,以吵雜、高聲、大聲談論各種畜生論,即:國王論、盜賊論、大臣論、軍隊論、怖畏論、戰爭論、食物論、飲料論、衣服論、臥具論、花環論、氣味論、親里論、車乘論、村落論、城鎮論、城市論、國土論、女人論、英雄論、街道論、水井論、祖靈論、種種論、世界起源論、海洋起源論、如是有無論等。

  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看見木匠五支遠遠地走來。看見後,使自己的群眾靜止:
  「尊師們!小聲!尊師們!不要出聲!這位沙門喬達摩的弟子,木匠五支來了,所有沙門喬達摩住在舍衛城的在家白衣弟子們,這位木匠五支是其中之一,那些尊者們是小聲的喜歡者、被訓練成小聲者、小聲的稱讚者,或許小聲的群眾被他發現後,他會想應該前往。」
  那時,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了。

 (木匠五支去見巫額哈碼那)

  那時,木匠五支去見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抵達後,與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對木匠五支這麼說:
  「屋主!我安立具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哪四個呢?屋主!這裡,他(1)不以身作邪惡業,(2)不說邪惡語,(3)不意向於邪惡的意向,(4)不以邪惡生活生活,屋主!我安立具備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

  那時,木匠五支對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我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木匠五支去見世尊,主要論題是上述四點)
  那時,木匠五支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木匠五支將他與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當這麼說時,世尊對木匠五支這麼說:

  「木匠!當存在這樣時,愚鈍仰臥的幼兒將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所說,

(世尊多次以嬰幼兒譬喻,這在中阿含205經也出現類似的譬喻,以下反駁巫額哈碼那的說法)

(1)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身』,除了扭動的程度外,將從哪裡以身作邪惡業?(指他沒有足以造惡的身)
(2)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語』,除了哭的程度外,將從哪裡說邪惡語?
(3)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意向』,除了說夢話的程度外,將從哪裡意向於邪惡的意向?
(4)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生活』,除了母乳外,將從哪裡以邪惡生活生活?

木匠!當存在這樣時,愚鈍仰臥的幼兒將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所說。

  木匠!我不安立具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而只是與這愚鈍仰臥的幼兒住立於同類者,哪四個呢?木匠!這裡,他不以身作邪惡業,不說邪惡語,不意向於邪惡的意向,不以邪惡生活生活,木匠!我不安立具備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而只是與這愚鈍仰臥的幼兒住立於同類者。 (世尊不同意這種見解)

(世尊提出他的十法前一段有深度的說明)

  木匠!我安立具備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

(世尊用更有深度的講法來說明)
(習慣組,sila 通常翻譯是戒,真正的意思是養成好的習慣)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不善的習慣(sila)。』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像這樣是不善的習慣之等起(samuṭṭhānā)。』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在這裡不善的習慣無餘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習慣滅之行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善的習慣。』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像這樣是善的習慣之等起。』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在這裡善的習慣無餘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習慣滅的行者。』

(意向組,修行次第說戒、定、慧,真正在戒跟定有關聯的是連心都不能有不善的想法,就是意向,這兩段可以比對清淨道說戒品 )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不善的意向。』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像這樣是不善的意向之等起。』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在這裡不善的意向無餘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意向滅之行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善的意向。』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像這樣是善的意向之等起。』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在這裡善的意向無餘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意向滅的行者。』

(世尊對上述一一解說)

[習慣組]
木匠!什麼是不善的習慣呢?
不善的身業、不善的語業、邪惡的生活,木匠!這些被稱為不善的習慣。

木匠!這些不善的習慣,什麼是[其]等起呢?
當說其等起時,應該說:『心的等起』。哪一個心呢?[雖然]心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有貪、有瞋、有癡的心,像這樣是不善的習慣之等起。 (這裡如攝阿毗達摩論,佛教的善、不善是看有無這三個心所,不是表面的樣子。)

木匠!這些不善的習慣在哪裡無餘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捨斷身惡行後,修習身善行;捨斷語惡行後,修習語善行;捨斷意惡行後,修習意善行;捨斷邪命後,以正命營生,這裡是不善的習慣滅之處。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習慣滅之行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習慣滅之行者。

木匠!什麼是善的習慣呢?
善的身業、善的語業、清淨的生活,木匠!這些被稱為善的習慣。

木匠!這些善的習慣,什麼是[其]等起呢?
當說其等起時,應該說:『心的等起』。哪一個心呢?[雖然]心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離貪、離瞋、離癡的心,像這樣是善的習慣之等起。  (這裡如攝阿毗達摩義論,善心所 ; 清淨道論也提到「捨貪欲而離貪心住」 等所表現的無貪、無瞋、正見之法名為「心所戒」。  )



木匠!這些習慣在哪裡無餘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但非戒所成者,他如實了知那些善的習慣無餘滅之處的心解脫慧解脫
(這裡如同清淨道-說戒品 : 道共戒,如當中的句子 : 阿羅漢等的戒,因一切的熱惱安息清淨,故名「安息遍淨戒」。 )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習慣滅之行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習慣滅之行者。 (這裡如四正斷的內容)

[意向組]
木匠!什麼是不善的意向呢?
欲的意向、惡意的意向、加害的意向,木匠!這些被稱為不善的意向。
 (這裡如二種尋經所說,欲尋、惡意尋、加害尋; 離欲尋、無惡意尋、無加害尋,這些也跟禪定能相接增益 ; 清淨道論也提到 : 完成不殺等或完成習慣行者名為「思戒」。)




木匠!這些不善的意向,什麼是[其]等起呢?
當說其等起時,應該說:『想的等起』。哪一個想呢?[雖然]想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欲想、惡意想、加害想,像這樣是不善的意向之等起。

(這裡可以參考阿毗達摩概要精解,四究竟法與如理作意等說明,如不見五蘊而起眾生想,不思惟究竟法而思惟概念,無常而計常)


木匠!這些不善的意向在哪裡無餘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這裡是不善的意向滅之處。
(這裡可以發現攝阿毗達摩義論,對於色界心都是善心的說法是根據這經,而色界眾生起不善心時是屬於欲界心。安止心路過程,遍作、進行、隨順、種性都是屬欲界善心,安止則屬色界,這也可以證明攝阿毗達摩義論對於89種心或121種心的排列的確是從下劣到勝妙,從力弱到力強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意向滅之行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的意向滅之行者。

木匠!什麼是善的意向呢?
離欲的意向、無惡意的意向、無加害的意向,木匠!這些被稱為善的意向。  (這裡如二種尋經所說 離欲尋、無惡意尋、無加害尋,能相接增益禪定的證得)
  
木匠!這些善的意向,什麼是[其]等起呢?
當說其等起時,應該說:『想的等起』。哪一個想呢?[雖然]想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離欲想、無惡意想、無加害想,像這樣是善的意向之等起。 (參考阿毗達摩概要精解 : 唯有在運用如理作意yoniso manasikara之下,人們才能超越概念,直取究竟法為其智的目標。) (當如理作意時暫時離了眾生相(想)也會導致離欲想、無惡意想、無加害想)

木匠!這些善的意向在哪裡無餘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這裡是善的意向滅之處。
(因為第二禪無尋、伺的關係,連善意"尋"也沒有了)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意向滅之行者呢?
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的意向滅之行者。


(世尊提出他的十法)
木匠!什麼是我安立具備哪十法的男子為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呢?

木匠!這裡,比丘具備

(1)無學者的正見、(2)無學者的正志、(3)無學者的正語、(4)無學者的正業、(5)無學者的正命、(6)無學者的正精進、(7)無學者的正念、(8)無學者的正定、(9)無學者的正智、(10)無學者的正解脫,木匠!我安立具備這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 (八正道再加上正智、正解脫)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木匠五支歡喜世尊所說。
  沙門木地葛經第八終了。


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

號外號外! 習近平接見 404 page not found 網站創辦人



.......



我貼了這個在臉書結果


其實是很多人臉書都掛了 ...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同一所緣可以修止修觀的例子




 (八一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金剛跋求摩河側薩羅梨林中。

爾時,尊者阿難獨一靜處,思惟禪思,作如是念:「頗有一法,修習多修習,令四法滿足;四法滿足已,七法滿足;七法滿足已,二法滿足?」


時,尊者阿難從禪覺已,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獨一靜處,思惟禪思,作是念:『頗有一法,多修習已,令四法滿足,乃至二法滿足?我今問世尊,寧有一法,多修習已,能令,乃至二法滿足耶?』」



佛告阿難:「有一法,多修習已,乃至能令二法滿足。何等為一法?謂安那般那念。多修習已,能令四念處滿足;四念處滿足已,七覺分滿足;七覺分滿足已,明、解脫滿足。云何修安那般那念,四念處滿足?是比丘依止聚落,乃至如滅出息念學。阿難!如是聖弟子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若長若短,一切身行覺知,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身行休息入息念時,如身行休息入息念學;身行休息出息念時,如身行休息出息念學。聖弟子爾時身身觀念住,異於身者,彼亦如是隨身比思惟。


(清淨道提到的修觀方法 :
1.他把一切的非色法以傾向之相而作為一以觀「名」。如是有人以四界差別門而詳細地確知名色。

2.由觸現起非色法 -> 先說有人,以「地界有凝固之相」等的方法而把握諸界的,最初現起衝擊的觸,與彼相應的 受為受蘊,想為想蘊,與觸俱的思為行蘊,心為識蘊。同樣的,於髮中,以地界有凝固的相......乃至於入息出息,以地界有凝固的相(等的方法而把握諸界者),而最初現起衝擊的觸,與彼相應的受為受蘊......乃至心為識蘊。如是由觸而現起非色法。

3.由受現起非色法 -> 有人以地界有凝固之相的,現起享受彼所緣(地界)之味的 受為受蘊,與彼相應的 想為想蘊,與彼相應的觸及思為行蘊,與彼相應的心智為識蘊。同樣的,於髮中,以地界有凝固之相......乃至於入息出息,以地界有凝固之相者,現起享受彼所緣之味的受為受蘊......乃至與彼相應的心為識蘊。如是由受而現起非色法。

4.由識現起非色法->有人以地界有凝固之相的,而現起知識所緣(地界)的識為識蘊,與彼相應的受為受蘊,想為想蘊,觸與思為行蘊。同樣的,於髮中,以地界有凝固之相......乃至於入息出息,以地界有凝固之相者,現起知識所緣的識為識蘊,與彼相應的受為受蘊,想為想蘊,觸與思為行蘊。如是由識而現起非色法。 )

這邊就講到同一所緣所俱起的心、心所與色法都能被觀察。


阿毗達摩概要精解- 六種法所緣中提到: 
三、心(citta)亦是一種法所緣;雖然心能識知目標,但心本身亦能成為被識知的目標。

當知心不能成為自己的目標,因為心不能識知自己本身;
但在某個心流裡的一個心,則能夠識知在同一個心流裡的其他心,亦能識知其他眾生的心。


四、五十二心所(cetasika)也是法所緣,例如:當人們覺察到自己的感受、思與情緒時。


攝阿毗達摩義也提到 :

與心同生亦同滅,所緣依處皆相同,
心相應法五十二,其等稱為心所法。



「若有時聖弟子喜覺知,樂覺知,心行覺知,心行息覺知,入息念時如心行息入息念學,心行息出息念時如心行息出息念學。是聖弟子爾時受受觀念住,若復異受者,彼亦受隨身比思惟。有時聖弟子心覺知,心悅、心定、心解脫覺知,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心解脫出息念時如心解脫出息念學,是聖弟子爾時心心觀念住,若有異心者,彼亦隨心比思惟。

「若聖弟子有時觀無常、斷、無欲、滅,如無常、斷、無欲、滅觀住學,是聖弟子爾時法法觀念住異於法者,亦隨法比思惟,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滿足四念處。」

(這邊佛陀也講到安那般那同一所緣,禪修者也能覺知到 受、心、法)

阿難白佛:「如是修習安那般那念,令四念處滿足。云何修四念處,令七覺分滿足?」

佛告阿難:「若比丘身身觀念住,念住已,繫念住不忘。爾時方便修念覺分,修念覺分已,念覺分滿足;念覺滿足已,於法選擇思量。爾時方便修擇法覺分,修擇法覺分已,擇法覺分滿足,於法選擇分別思量已,得精勤方便。爾時方便修習精進覺分,修精進覺分已,精進覺分滿足,方便精進已,則心歡喜。爾時方便修喜覺分,修喜覺分已,喜覺分滿足,歡喜已,身心猗息。爾時方便修猗覺分,修猗覺分已,猗覺分滿足,身心樂已,得三昧。爾時修定覺分,修定覺分已,定覺分滿足,定覺分滿足已,貪憂則滅,得平等捨。爾時方便修捨覺分,修捨覺分已,捨覺分滿足,受、心、法法念處亦如是說,是名修四念處,滿足七覺分。」

阿難白佛:「是名修四念處,滿足七覺分。云何修七覺分,滿足明、解脫?」

佛告阿難:「若比丘修念覺分,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修念覺分已,滿足明、解脫。乃至修捨覺分,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如是修捨覺分已,明、解脫滿足。阿難!是名法法相類、法法相潤。如是十三法,一法為增上,一法為門,次第增進,修習滿足。」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這經其實講到禪修方法與道次第,以前看不懂都隨便看看......)


Cittasaṅkhāra, ﹐【陽】心行。

S.41.6./IV,294.作:“Saññāvedayitanirodhaṁ samāpajjantassa kho, gahapati, bhikkhuno vacīsaṅkhāro paṭhamaṁ nirujjhati, tato kāyasaṅkhāro, tato cittasaṅkhāro”ti. (居士!入想受滅定之比丘,先滅語行,然后滅身行,再滅心行。) SA.41.6./III,93.:Cittappaṭibaddhattā cittena saṅkharīyati nibbattīyatīti cittasaṅkhāro. (以心與心連接令行,令產生,為‘心行’。) SA.41.6./III,94.:ekūnatiṁsacetanāpi, saññā ca vedanā cāti ime dve dhammāpi cittasaṅkhārotveva vuccanti.(包括二十九心(12不善心,8大善心,5色界心,4無色界心),及想、受這二法稱為‘心行’。)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發現一些講法很怪異

每當討論到因果業報,我都會發現一些講法很怪異。

1.善心相應是福報現前 ?


SA.282
佛告阿難:「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耳、鼻、舌、身、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這有幾種情況


為什麼起可意不可意?
舉例說,當生命在流轉的過程中成為某一類眾生,他跟另一類眾生對同一境界成為可意所緣或不可意所緣的情況不同。

例如欲界天看人類的飲食如糞。而人類看蛆的飲食也如糞土。
也就是說這些對境而生起的苦樂早在成為某一類眾生就決定了。

樂的異熟生貪,之後呢?
苦的異熟生嗔,之後呢?
不可控制? 隨業?
那些苦樂的生起,有些出生就決定了,有些來自過去業,也有些不是過去業所致,之後生起的速行(思)才是問題。

(也可以參考SA.977 佛陀就說過 : 不是所有的苦、樂都來自過去的業(速行)所致。認為苦、樂果報絕對來自過去的業(速行),是常見論者提出的。)

佛教講的善惡非常清楚,善就是有無貪嗔癡等心所,善心、惡心不是表面的樣子,佛教是從相應心所來分的。

對樂所緣起貪 (可意)
對苦所緣起嗔 (不可意)

這兩個都是不善(速行)心

例如
在修根門守護的比丘看到美食生起舍俱的速行,或看到美女生起捨俱甚至憂俱排斥的速行,不使貪心生起。
相反的也是這樣。不論異熟如何,速行是可以改變。

結論就是

業(速行心的作用,思) 與異熟果報,心的等流作用

三個要分別清楚,雖然善、惡,緣成熟必定會導致未來的樂、苦異熟果報,但關鍵還是之後對境所起的速行。
不是所有的苦、樂都來自過去的業(速行),不要因果倒置。


2.禪修要有福報?

是教學費用很高嗎?
還是場地租金很貴?
修不淨業處是哪種果報?

不淨業處會是可意所緣嗎?
面對腫脹、濃爛、惡臭、蟲聚的所緣會是可意的嗎?
那麼這種禪修是惡報嗎?

以不淨觀的禪修清淨道論這麼說 :

關於(取相與似相)二相的各別作用 : 
即「取相」的顯現是壞形的、可怕的、恐怖的景象。 
然而「似相」則如四肢五體肥滿的人隨其所欲吃飽了睡臥的樣子。 

在獲得似相的同時,因對外欲不作意之故而得鎮伏捨於愛欲。因捨於隨貪而他的瞋恚亦捨,猶如血除而濃亦除。 

同樣的由於勤精進故捨斷惛沉睡眠。因無追悔而作寂靜法的精勤,捨斷掉舉惡作。因得殊勝的現前,故對指示行道師(佛),對行道及行道的果而得除疑。如是捨除了五蓋,同時於似心的攀緣為相的尋生起,成為相續思維作用的伺,獲得殊勝的證悟之緣故喜,由喜意而生輕安,因輕安而生樂,由樂而生心定,故因樂而成心一境性的五禪支現前。

當中 : 對外欲不作意之故而得鎮伏捨於愛欲。因捨於隨貪而他的瞋恚亦捨接下來心的一連串改變。

就是修學不淨觀的比丘,他面對這麼恐怖可厭的所緣,他生起了喜俱的速行

這種為了解脫生死而去做的不淨觀修行,跟那些生活中的苦樂異熟一樣? 是過去善惡業所致的?

這是不一樣的,他是聽聞佛陀的教法,誠然為解脫生死而做的努力。

結論就是講 禪修要有福報 的人,他同樣分不清楚
業(速行心的作用,思)
與異熟果報
心的等流作用
甚至分不清楚善、惡與福業、非福業等的差異。


3以前常聽到有法師說: 畜牲道眾生如獅子在獵殺時只是為了食物肚子餓,沒有起嗔心,該道眾生惡業盡了就又到其他道。

仔細想想這講法不符合等流的作用,他又是怎麼流轉至該道?
根本是耆那教(業盡解脫)理論的翻版。

我這陣子聽到看到最恐怖,最駭人聽聞的就是底下兩個句子:

1.五有的兩端(地獄、無色界)眾生最穩定,少變動。(這句最恐怖)
2.任何界的造業之心(善心或不善心)都傾向於令造業者投生到與其相符的生存地。(攝阿毗達摩論義)

這兩句說法是我認為比較合理正確的,聽完我行為會改變,有十足的影響力,覺得輪迴很恐怖。





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關於中國進口中藥農藥超標的問題,朋友們要注意,你是吃中藥還是吃毒藥?


圖片來源:
http://www.cool3c.com/article/94209?utm_campaign=shareaholic&utm_medium=facebook&utm_source=socialnetwork


從馬英九的政治獻金案,操弄司法到魏應充輕判,不要以為食安問題已經過去了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218015

反課綱



紐約聲援台灣學生反課綱微調│老外看台灣│郝毅博 Ben Hedges│新唐人電視台





當KMT 推出洪秀柱,這場選戰可以預期的就會很低級 ...... KMT把課綱改成這樣.......

然後 KMT  名嘴 或說是 KMT 的嘴一直提到的紅衛兵,全部都是安排好的 

活動的帷幕


http://inhabitat.com/shigeru-ban-architects-oita-prefectural-art-museum-is-wrapped-in-timber-lattice/oita-prefectural-art-museum-opam-shigeru-ban-architects-8/

我好幾年前就規劃過相同型式的帷幕,升起後可以變成雨遮,可惜業主沒遠見。而且當初的機構是用滾珠螺桿,比油壓或其他方式更加精確穩定安全。



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windows 10 也不怎麼樣.........



除了開機速度跟Windows 8.1 差不多,唯一值得稱讚外........
就開始改成如上圖,應該是害怕被罵騙錢吧,所以提供免費升級...

視窗還超醜的,所以我搜尋了一下找了一個佈景主題類似Windows 7 的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海浪發電與洋流發電的幾種模型



這些發電方式都不是什麼高科技,而且不帶來汙染,最近澳洲某能源機構想出了一個讓活塞運動更穩定的的發電方式。



而且這間公司是實際成功還有還水淡化的功能,水電一次搞定,影片如下



UC柏克萊也想出了一個類似,看來效能會更好的發電方式




"善"心一境性 與 "善心"一境性?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位師父的教學影片說到 :"善心一境性" 這個善是善於而不是善惡那個善的意思。我不知道怎麼查這段的梵文,我認為這個說法不太正確。

PS. 我認為這位師父非常優秀,我很喜歡他提供的的教學影片,很有水準很有幫助。


主角是這段:
云何心一境性?謂數數隨念、同分所緣、流注無罪適悅相應、令心相續,名三摩地;亦名為善心一境性。 

從中文來看的確很像"善於"而且文法也沒有錯。

1.如果是依攝阿毗達摩:
安止前的幾心偏作、近行、隨順、種性都是欲界善心,都是悅俱且主動與智相應的,為什麼不是"善心"一境性而是"善"心一境性??

2.瑜珈師地論菩薩地
云何如是波羅蜜多、由生起故次第建立? 謂諸菩薩先於財位無所顧戀、棄家諸欲,受淨尸羅。敬重戒故;能忍他惱,不惱於他。受持淨戒修習忍已;戒淨無動、無間無斷、於諸善品勤修加行。如是修習勤精進故;離諸放逸、能觸妙善心一境性。心得定故;如實了知、觀見一切所知境界。當知是名由生起故次第建立。 這邊就提到平常就應捨貪嗔等諸蓋,令善心經常生起相續,如是修習勤精進故;離諸放逸、能觸妙善心一境性。心得定故;如實了知、觀見一切所知境界。 ....

3.清淨道
善心一境性(kusala-citta-eka-agrat)為定。 它的巴利文就是用 kusala

4.俱舍論
定靜慮體總而言之是善性攝心一境性。以善等持為自性故

5.在華雨集印順導師提到
在修得三摩地的過程中 ,『瑜伽論』立八斷行;斷行,或作勤行,勝行,所以這是離不善心而起善心, 離散心而住定心的修習內容,也就是四正斷catva^ri-praha^n!a^ni,或作四正勤, 四正勝。

導師還舉了法蘊足論
「心三摩地斷行成就神足」的心,『法蘊足論』解說為:「 [P145] 所起(善的)心意識,是名心」(大正二六‧四七三下),心也還是內心的通稱。『瑜 伽師地論』說:「若復策發諸下劣心,或復制持諸掉舉心,又時時間修增上捨。 由是因緣,……能正生起心一境性,廣說乃至是名心增上力所得三摩地」(大正三 0‧四四三下)

6.法蘊足論
導師所提的應該是這段 :
云何為定。謂彼爾時。作如是念。我於諸法。應正思惟。不起不善法。起諸善法。不起無記法。起有記法。令不善法不久住。令諸善法得久住令無記法不久住。令有記法得久住。彼於爾時。亦觀察心。亦觀察心所法。彼觀察心心所法時。所起心住等住。乃至心一境性。總名為定。

這段非常有趣,如理作意應該包含專注於煩惱起處(現有的異熟、五蘊),不是把心思放在概念法、虛偽法上,如果參考菩提法師整理的阿毗達摩概要精解,關於如理作意 ,他說 :

唯有在運用如理作意(yoniso manasikara)之下,人們才能超越概念,直取究竟法為其智的目標。

不要一天到晚佛法與宇宙外太空...... 那也是無記法,老是想到那裏去的真是無慧愚痴的人。

如果只從四究竟法的三個來看,無貪嗔癡三個心所就是善,非常清楚,安止速行的前幾個心都是屬善心,從等流的作用前面要修學的就是: 應正思惟。不起不善法。起諸善法。不起無記法。起有記法。令不善法不久住。令諸善法得久住令無記法不久住。令有記法得久住。

7. 我記得有SA.821, 佛陀講三增上學,講到增上戒學最高可以成就初果,那樣的增上戒是包括不善的念頭都不可生起,不只是的不犯戒,連都不能犯戒。就跟大乘菩薩戒那樣的說法是一樣的,這樣的增上戒也可以達近行的程度。
 (不是修戒會成定! ,是增上戒直接增益於定)


8.當然如果瑜珈師地論梵文對應的文句是"善於",師父當然就是對的。
但普遍的從其他論或瑜珈師地論的其他章節,善心一境性應該是善惡那個


9.在中部78 經 (莊春江譯)

  木匠!這些不善的意向在哪裡無餘滅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這裡是不善的意向滅之處。

這經中的說法更是證明



Pariyesana Ariya 師兄要我看經典 AN.9.36






Pariyesana Ariya 提到...
Wildkid 法友:
您好!今日讀到您於2014年6月18日函提及〈雜864〉無南傳經文對應一事;於此提供建議,或可參考。
若將〈雜864–870〉七經合而為一,其整體架構顯然同於南傳增支部的〈A.9.36. Jhānasuttaṃ〉;


有關五種般涅槃者,或可參閱〈雜821= A.3.86. Dutiyasikkhāsuttaṃ〉;
有關『先此行定,然後生彼』者,或可參閱〈中168 意行經 = M.120 Saṅkhārupapattisuttaṃ〉。
〈雜864–870〉這七經或〈A.9.36.〉確實是非常好的經文,值得內正思惟、法次法向。
敬祝 法喜充滿
Pariyasana Ariya
 



增支部9集36經/禪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二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三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識無邊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非想非非想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想受滅後,有諸煩惱的滅盡。

  『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射手、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從離欲、……(中略)初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二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三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射手、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中略)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射手、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中略)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識無邊處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射手、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像這樣,所有(有想等至)之所及,都有完全智的通達,比丘們!凡依止這二處:非想非非想處等至與想受滅等至,比丘們!我說:『這些應該以禪修者的等至善巧與出等至善巧進、出後正確地告知。』」

1.
這經整個架構與清淨道論中提示修觀方法是從非想非非想以下出定,再以五蘊為所緣修觀是很接近的,而且把這經各禪分開,非常像SA.864~870 經。比丘們!像這樣,所有(有想等至)之所及,都有完全智的通達....

講到
無想定兩個就沒有詳細說明了比丘們!凡依止這二處:非想非非想處等至與想受滅等至,比丘們!我說:『這些應該以禪修者的等至善巧與出等至善巧進、出後正確地告知。』」 

如果看過聖求經、或陷阱堆經佛陀在證道後無法援助兩位已過世的禪修老師,或許是成為該處(非想非非想處) 眾生後無法修觀。

當初在看 SA.864~870 經是專注在這幾經把止觀所緣差異講的非常清楚。
SA.864「若比丘若行、若形、若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初禪具足住。
彼不憶念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 然於彼色、受、想、行、識法;作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思惟,於彼法生厭、怖畏、防護;生厭、怖畏、防護已,以甘露門而自饒益,如是寂靜,如是勝妙,所謂捨離,餘愛盡、無欲、滅盡、涅槃。」

一定要有似相才能達安止,似相現起心才能這般穩定,
四種究竟法僅有一個可以達安止,以不死界為所緣(以涅槃為所緣)

當所緣五蘊身心,不論心心所與色法都不是奢摩它所緣,也不可能達安止,但這就是對定的定義怎麼認定。



注: 不死界為所緣或說以涅槃為所緣,應該是權說,我推論是就是心、諸結的永斷。

如這經說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


這裡南北傳有一些差異,南傳對於止禪採嚴格定義,修觀的時候是出定後依靠定的餘勢修觀。北傳要求觀一定要身心輕安。

所以南北傳止觀只是說法不同,意思完全一樣。身心輕安若依南傳說法出定會有依每個人差異會有長短不同時間餘勢,身心輕安就是身心的堪能性。

AN.9.36 這經在這個部分: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射手、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

所以當佛陀說 : 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 這是指要去獲得身心的堪能性,也可見定學的重要性,修毗婆舍那,也是盡所有性如所有性,先知法住後知涅槃。


2.
另外這經講到空無邊處定的進入方法也是清淨道論提到的: 
比丘們!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色)想[而知]。

清淨道論說無色品 :
他看見這樣的過患之後,並盼望除去它,即於空無邊處的寂靜無邊而作意,擴大他的遍至於輪圍(世界)的範圍或者遂其所欲的遠大,以那(擴大了的)遍所觸的空間而「虛空!虛空!」或「虛空無邊」的這樣作意,而除去那遍。

然而所謂除去,並不是像捲席子,也不是像從鍋子里拿出燒餅一樣,只是對於那遍不念慮不作意不觀察而已。  


3. 關於五種現法涅槃論者 
Pariyesana Ariya 師兄可能誤會了

在該篇文章我是指梵網經中的一類外道,第一種以欲樂為涅槃,其他四種以四分法四禪各禪的一境性為涅槃。

因此個人認為佛教雖然也教導奢摩他,但這種修法早在佛教以前便有,至少佛教的經典是這樣描述,因而推論在當時是修行者非常普遍學習的,可能是佛教不需再詳述奢摩他的原因,阿含經中出現比例較高的都是毗婆舍那,所緣都是五蘊六入。  




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辭職聲明



辭職聲明

各位媒體朋友,各位親愛的新北市民,對於此次發生於八仙樂園的氣爆事件,由於消防及安檢等工作,以及市政府的督導不周,造成嚴重的傷亡。
對此本人深表遺憾與愧對市民的期待,愧對受傷及死亡的受難者,待後續求償工作告一段落,本人將負起全部政治責任,辭去新北市長職務以示負責,謝謝大家。





這樣的嚴重疏失還做得下去,要是我沒切腹也必定辭職。